民俗研究
聯系人: 廬江縣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聯系QQ: 627593227
電 話: 0551-87339789
標 題
挖掘保護方言詞匯,增強民俗意象的支撐與傳承
來源:廬江民俗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8-08-13

 

挖掘保護方言詞匯,增強民俗意象的支撐與傳承

——以廬江方言為例

張遵勇

方言和民俗的關系,早已引起并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和重視。可以說任何一種民俗現象的起源、遞進和演變,都與方言表述有著無法分割、相輔相成的關聯。反之,每一種方言表達渲染的意境和情感,諸如聲調、詞匯、俗諺、歌謠等,亦是民俗情節微枝細葉最直觀的場景再現,抑或直白代言。從整個方言領域來講,其中尤以方言詞匯與民俗意象更為通融親近,它們之間有著極廣泛的互通、互動、互補的共性基礎。也就是說,“基本習俗在基本詞匯中得到直接表現,是歷史的必然,是習俗事項與語言交際活動的融匯凝聚的結果”。在此,筆者以廬江方言為例,將方言詞匯對民俗意象的支撐和傳承試作一些簡單的闡述舉證。

 一、方言詞匯在民俗事項中的優異表現  

 有一種觀點認為: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中,民俗是第一性的,方言是第二性的。就是說先有某種民俗,然后產生與之相應的方言詞,即民俗是產生方言詞的基礎,沒有民俗就沒有方言。且不說這個觀點是否有待商榷之處,不可忽視的事實是:當某個民俗事項從初起發生到形成一定雛形,越往后,其面臨的鞏固和延伸,越發要借助、依附于既有語言(方言)的表現和推進。“民俗和語言在人類文化史的進程中,從來就是難舍難離的旅伴和近親。”所以,當不同地區、不同的民俗現象一旦發生并趨向成型,本土的方言詞匯通常會第一時間、洶涌強悍地進入民俗意象中,責無旁貸地擔當起民俗事項里的溝通、定義、詮釋等多重角色。下面,筆者以廬江南鄉婚嫁生育這個重要民俗事項里的流程細節,列舉部分方言詞匯在其中的率性表達,揭示方言詞匯在民俗事項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從相親相悅相許到步入家庭,是青年男女成長、成人、成熟的標志,亦是方言詞匯與民俗風情攜手抱團、擦出火花的浪漫時刻。譬如最先是“瞧人家”。“瞧人家”,顧名思義,即為男女方的姑娘小伙和家中親戚第一次光臨對方家,察看對方的長相、品行、家境狀況等。大部分時候,這也就是走過場的環節,因為無論是通過媒妁之言,還是雙方自行相識,各自的基本情況已知曉的八九不離十了。但“瞧人家”這個走過場的環節卻不能潦草馬虎,這個名義上“看看門朝哪方開”的“認門”,昭示著雙方家族親友首次正式臺面上的“見面”“通頭”。如果在“瞧人家”的當口,一些被媒婆或當事人隱匿的、言不符實的不利情形被發現,也可導致好事難成,或好事多磨,生出許多岔子。

“瞧人家”對上眼,進入下一喜慶環節:訂婚。如今多說成“定親”。“訂婚”,字面就帶有隆重的儀式感。圍繞“訂婚”衍生的方言詞匯有“結親如結義”“擺茶盆子(待客點心)”“三媒六證”“扯衣料”“包喜錢”“送香脂”“放爆竹”等。親事既定,男方便開始在春節、端午、中秋的三節里連續“朝節”,當然,“朝節”的對象是女方家的重要親友。基本禮物品類包括:豬肉二斤半(諧音伴,長條狀肋條肉。無為人則為板鴨一只),俗稱“禮刀子”。紅糖,綠豆糕或月餅(按季節區分),煙酒,各家結合經濟條件可設定為“四樣頭”“六樣頭”“八樣頭”不等的雙數。這期間,每年的正月初二,新姑爺須到女方家拜年,還需“帶桌”。所謂“帶桌”,就是男方小伙到女方的親友家輪流作客,敬酒。意思是大家從此成為不分彼此的“真親”了。到結婚時段,有“送日子”“送喜茶”“陪嫁妝”“挑送喜籃”“抬嫁妝”“壓箱糕”“哭出”“背出門”“送親舅”“鬧洞房”等方言詞語相繼登場,接下來是“回門”,“做滿月”;懷孕后有“害伢子(妊娠反應)”“催生蛋”,孩子出生后開始“報喜”“洗三(也叫‘做三朝’,‘做四朝’,朝,音zhao)”“抓周”“催奶”等等,在這些方言單詞里,看著是寥寥幾個漢字,卻按部就班地排序著婚姻過程中淳樸濃郁的民俗細節。可以說這其中的一個方言詞就是一段民俗場景的提挈渲染,一種民俗意象的情節支撐。這些豐富的方言詞匯叮當有聲地應用到美好的嫁娶事項中,讓民間幸福喜慶的婚娶習俗,變得更加完整、更有意境和內涵。

  二、從方言詞匯鑒別民俗意象蔓延中的分化和變異

綜上所述,可以看出方言詞語在民俗事項的形成、鞏固及傳播過程中,一直如影隨形,擔綱重任。民間俗諺云:“出門三五里,一處一鄉風”,當民間習俗隨著年代、地域、環境等的變化而有所變異時,通常會同步表現于方言詞匯里。縱觀和廬江毗鄰的合肥、無為、安慶、銅陵等方言片點中相同意境下方言詞匯的變化,亦可探尋到民俗分化變異過程中的精彩紛呈。

廬江方言口語中有“下蕪湖”一說,換一個直白的土話就是“賴尿(sui)”,標準話是“尿(niao)床”。但同樣是“尿床”,在廬江并不局限于“下蕪湖”一詞,“下蕪湖”在東南鄉的泥河、礬山、缺口一帶流傳甚廣,到了盛橋白山則說成“下南京”,而靠近肥西三河便說成“下三河”。在這些詞語里,豐富的“水”是這些方言詞語必要的基本元素,但隨著地理方位的改變,容“水”之水源名稱的使用會隨之不同,變換成各自熟悉知曉的家門口的知名水系。透過這些方言單詞的有規律變異,同樣可發現并比較到這些地方日常民俗風情的差別化走向。

重男輕女是在舊社會流傳了很久的封建陋習,新中國成立后,人民生活、文化水平得到極大的改善和提高,這種陳舊觀念也隨之被快速摒棄。廬江傳統民諺有“兒子穿老子衣,老子在堂屋笑嘻嘻;女兒穿娘衣,娘在房里哭啼啼”之句,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又出現了和其相對立的“三個兒子急死之,三個女兒吃死之”的俚語,兩個句子中的“笑嘻嘻”“哭啼啼”“急死”“吃死”四個方言發音詞語,精準地勾勒出兩個時間段“重男輕女”習俗在時代潮流中激烈交鋒的畫面,亦側面地反映出人們思想觀念突飛猛進的進步。

炎炎夏日,因農事的特性,農村必須進入更加忙碌的田間勞作。廬江南鄉有方言詞叫“吃夏長”,意為在下午的中間段,吃點簡便食物補充體能,好繼續高強度的田間體力勞動。和另一個方言詞“打尖”意思接近。在鄰縣無為,這種場景則稱為“吃晚茶”。雖然兩個方言詞表達的是相同的事由,但其中的習俗卻有了許多區別。“吃夏長”,可理解為“吃夏茶”的變音,表示它出現的時間段僅限于日照時間較長的夏秋季。而“吃晚茶”則是一種既已形成、沒有時間限制、固定成熟的居家習俗,無為東鄉在一年四季中任何一個下午的這種“加餐”——平常時日自家吃,來了客人或匠人禮節性招待,都可以這樣說。當然,“吃夏長”和“吃晚茶”的食物品種,也有簡易和隆重的區別。

這種關聯風俗習慣的方言詞語很多,像前段時間吵的沸沸揚揚的“外公外婆”“姥爺姥姥”之爭,廬江話稱呼“嘎公嘎婆”,無為話是“嘎爹嘎奶”;廬江方言里的“板奶奶”,銅陵樅陽說“燒鍋的”,無為人說“小丫頭”;廬江話“老不兒子、老不丫頭(最小的兒子、女兒)”,合肥話為“小老漢、小老巴子”等等。而綜上所述這些方言詞的變異,其實也對應著民俗在不同地域似曾相識卻又不盡相同的波動。由此不難看出,方言詞匯的搜集整理,對民俗意象的比較、考據等縱深研究,有著得天獨厚的功能輔助。

三、方言詞匯與民俗意象的同盛衰、共進退及弱化走勢

隨著城鎮化的大力推進,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人際交流和勞動方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很多民俗事項正在悄悄消失,或逐漸淡化。與民俗事項一路結伴同行的方言詞匯,一樣面臨著快速流失、走向沉寂的大趨勢。“方言不像地下礦藏,可以永久保存;如不加以搶救,及時調查,記錄存檔,科學保護,將會成為永遠消失的歷史,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失。方言一旦消失,就難以恢復。”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安徽項目專家徐建如是說。下面以廬江傳統圩區農耕類方言詞匯為例,看它們和民俗意象的同進退、共生滅現象。

圩區農耕農作,以種植水稻為主。種植水稻有“單季稻”“雙季稻”的方式。傳統的水稻栽培過程,催化出諸多相關聯的方言詞匯。像工序管理類的有:“犁草板子”“犁田打耙”“車水”“車水謠”“開秧門”“打秧趟”,“薅草”“烤田”“打農藥”“雙搶”“搶暴”“捋稻鋪”“捆稻把”“曬稻床”等,而同時,也滋生了諸多獨特的農具類名詞,像“水車”“釘耙”“花鍬”“尖擔(挑稻把工具)”“稻籮”“簸箕”“風扇(此處指傳統的吹去稻谷碎塵的木制生風農具,今天的“風扇”已成為廣義的清涼散熱器具)”等等。

無論是水稻栽培過程還是農具名稱標識的方言用詞,在口語交流和文字表現上,都已超越了單純的符號痕跡,而是或直觀、或風趣地將某項活動的細節場景予以實況描繪和記錄傳播。譬如說到“雙搶”這個詞,曾經經歷過這種高強度農忙時段的人,無一例外就會記起上面的“吃夏長”“搶暴”“挑稻把”等勞作過程的連環畫面。但對于今天該地區許多90后、00后青少年來說,這些方言詞匯以及相關聯的民俗場景卻已是十分陌生、遙遠,甚至找不到辨識的參照物。因為隨著圩區種、養殖結構調整,掛在人們口頭上的已是“拋秧機、收割機、化學除草劑”“稻蝦生態”等現代科技術語,之前那些方言詞匯和耕種習俗仿佛被“集結打包”,一陣風地吹到無人問津的僻角,鮮有人再提起。

導致方言詞語及其依附的民俗事項急速流失消亡的原因還有一種,那就是鄉村城鎮化的快速推進,農村人口(以常年在外打工的農民工和進入城市學習的學生為主體)在向城市尋求發展和遷徙的過程中,因為需要快速適應、融入,讓城市接受,只能自覺、不自覺地向普通話靠攏,無奈地舍棄、改變原有口音里的方言,只在節假日回鄉時,才有機會“鄉音未改”地宣泄一番。與此同時,諸多民間的傳統工藝藝術、娛樂習俗也在淡化、隱匿。像“舞龍燈”“舞獅燈”“劃龍船”“做會”“趕集”等民俗現象發生和展示的機會越來越少,其中所依附的方言詞匯出現頻率同樣也越來越低,直至一道走向沉寂。

近年來,方言領域還出現一個新詞:塑普。延長了說就是“塑料普通話”,可解釋成“摻雜著方言、不標準、不規范”的普通話。這種情形生成的源頭之一,和綜上所述的農村人口大流動,有著“在場”“同謀”的關系。“塑普”,可加深理解為時下的一種向方言“告別”的過渡性語言,它最終的走向是淡隱、“消滅”掉方言,往寬廣的標準話領域靠近。不難想象,這種走勢的蔓延,本已弱不禁風的方言將再無還手之力,更無法攔截、抵御其(塑普)對民俗意象支撐的動搖、剝離和削弱。

四、方言詞匯的挖掘保護

我國是世界上收集方言詞匯最早、規模最大的國家。當前,各地方言詞匯的調查登記、挖掘保護主要依靠高等院校漢語言及其相關專業的專家學者和學生在進行著。他們有著精準的訓練指導,有著較強的理論體系,為方言的搶救保護付出許多辛勤勞動,立下了有目共睹的功勞。但方言研究畢竟是一個浩大的系統工程,獲得共識的方言田野調查因其時間性和局部性,加上偏重于廣域的理論研究,小點面方言詞匯的搜集保護、遺漏挖掘存在一定的模糊滯后性,調查步伐明顯跟不上方言日漸消隱的走勢。這里,筆者將在整理方言題材集子《親近鄉音——廬江話擷趣》過程中,遇到的兩個相關小插曲列出,權作參考。

其一是暑期間的雙休日,筆者回鄉喝喜酒。實事求是地說,現在把喜宴辦在偏遠農村的已很少,所以想借機重溫一下鄉村那久違的淳樸民風、習俗。因是暑假,來了不少城里或農村在城里借讀的孩子,鄉間樹木、雜草、蟬鳴盡顯自然,潮濕的池塘邊不時有青蛙蹦出。當地一個孩子熱心地向城里來的小伙伴介紹,說這是“坑馬(廬江方言,青蛙)”,誰知幾個城里小朋友異口同聲地反駁,告訴他應該叫“青蛙”。鄉下孩子不服,回答“我們一直就是這么喊的”。城里小朋友反問:你上學的課本上寫的難道不是青蛙嗎?鄉村孩子忽然啞口,不知如何辯解。另一個事例是,筆者春節期間走親戚,順便為手頭積累的一些方言詞匯作求證調查。其中有個詞叫“十大海”,我童年的時候就聽母親說過,比如家中過年燒好吃的,我嫌少不解饞,母親便會笑著罵:“給你辦個大山、十大海的”,當時這話從村莊鄰居那也聽到過,如今我做方言詞匯收集,發現應寫作“八大山,十大海”,表示八個能在大碗里堆起、十個湯水較多的菜肴之代稱,和六安方言里的“八大座十大海”有一定的區別。但是在現今親戚家的酒席上,再問這個詞,只有一個以前的木匠老師傅說有這個詞,他也說應該是“八個大山,十個大海”,意思是菜很多。而其他人都說不知道這個講法了。再參照有據可查的廬江及廬江周邊方言類研究論著搜尋,也沒發現到可參考的線索。

由此可見,方言詞匯的收集歸類、成冊留存已是刻不容緩。有識之士尤其是從事民俗研究的老師們如果發揮自身優勢前往挖掘,收集整理,毋庸置疑會讓本地民俗及民俗方言類的研究,邁上一個新的臺階。(字數:5098

附注:

① 李陽,童麗娟:《民俗語言學研究史綱》P11,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

烏丙安:《民俗語言學·序》,遼寧教育出版社,1989

③ 《平上去入——湘鄂贛皖四省方言探討》巡回講座,2018.7.1

④ 趙振鐸:《中國語言學史·修訂本》,P79頁。商務印書館2017

 

(作者簡介:張遵勇,泥河鎮人。現從職于IT行業。安徽省作協會員,合肥市作協會員,廬江縣民俗文化研究會常務理事。)

[1]

關于我們 | 招商合作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 付款方式 | 網站版權及免責申明
皖ICP備11043975 網絡實名: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廬江民俗文化網 版權所有
聯系人: 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郵箱: ljmsw@163.com 技術支持:魅力廬江網

成人黄色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