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隨筆
聯系人: 廬江縣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聯系QQ: 627593227
電 話: 0551-87339789
標 題
年粑粑
來源:廬江民俗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01-04

 

年粑粑

高岳山

吃了送灶粑粑,蒸年粑粑就緊鑼密鼓地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在我的家鄉廬江盛家橋一帶,送灶粑粑稱作大粑粑,年粑粑叫作小粑粑,也有叫米餅的。可以推測,年粑粑的體積小于送灶粑粑,大約是送灶粑粑的三分之一大。年粑粑沒有餡兒,實心的,像一個個圓玉養在水缸里,煞是好看。
   
媽媽早早就選好了上等的粳米和糯米,送灶前幾天就把兩種米按照37的比例在缸里用水泡,短則一個禮拜,長則十來天,鼻子嗅一嗅有酸味,手指碾一碾能碾碎米,就可以用石磨磨了。一般一戶要做二百斤的年粑粑,磨面是件苦差事,一個人填磨,至少要兩個人輪換推磨,要幾個小時才能完成。白天要勞作,磨面大多選在晚上,吱吱吱的聲音傳出很遠,儼然是鄉村的小夜曲。我父親身體不好,推磨的活兒落在大姐和二姐的身上,看她們有說有笑地一推一拉,我手癢癢,趁著間歇,也學著磨,可臉漲得通紅,用盡吃奶的力氣,磨紋絲不動。母親笑著說,你人小心不小,快快長大吧。磨子底下用土基圍成的方形框底部攤開稻草灰,上面鋪上白色的土布,濕答答的面從磨沿漫溢滴落在土布上,逐漸增多增高。磨到半夜,我瞌睡來了,上床睡覺,一覺醒來,還發現昏黃的煤油燈下磨在有氣無力地轉動,好像沒有先前那樣的歡快。原來姐姐們累了,打瞌睡,但堅持磨面,有時候沒有配合好,磨就停下來。濕磨上下片粘合在一起,重新推磨要用很大的力氣。雞叫頭遍,終于磨完,姐姐們倒頭便睡,母親還要搬開石磨,把磨芯里的面掏出來,擦干凈,打掃好衛生,才休息。看著母親用手撐著腰,艱難上床,我幼小的心也顫抖,母親太累了。磨好的面要經過10幾個小時,水分才能被稻草灰吸板,期間要用鍋鏟翻動幾次,待能搓揉成不軟不硬的團,就可以制作熏蒸,我和弟弟急不可耐地等待吃粑粑了。
   
清早,在父親的指揮下,哥哥拿起瓦刀,在院子的一個角落,用土基和石塊砌簡易的鍋灶。因為是一次性使用,不那么講究。既不要抹平鍋臺面,也不要給土基勾細縫。我和弟弟把柴火抱到灶邊,大的樹疙瘩就兩個人抬,讓父親用老鋤破開。我們幾個小孩在灶洞里燒山芋,算是試灶,如果有濃煙從土基縫大量冒出,父親就從水田里撈一些泥巴混合著稻草抹嚴實。傍晚收工,母親和姐姐就做粑粑,用手搓揉成圓球形,放在鋪著棉紗布的木制蒸籠里。一般做好三籠,疊在一起,就開始蒸。父親早早就在灶洞里架起了柴火,把蒸籠穩穩地放在鍋上,火苗突突突地舔舐著鍋底,又猛又旺,鍋里里水翻江倒海。灶洞繼續添柴,不能讓火勢減弱,約摸20分鐘,蒸籠熱氣騰騰,飄出了米香,粑粑熟了。父親迅速地端起,翻轉過來倒在事先準備好的門板上或者竹床上,一層疊一層,參差有致。母親則加些冷水,把又做好的幾籠放在鍋上。我們幾個小饞貓拿起筷子戳著毛粑粑,一邊吃一邊在院子里捉迷藏,不時跑回到灶旁把撿到的枯樹枝塞進灶膛。父親也不嫌添亂,笑呵呵地把柴火掏空,架好。蒸完了粑粑,天色漆黑。等幾天粑
粑涼透了,家人就用手掰開,放進清水缸里養著,不然時間長了,粑粑就變色腐爛。
   
母親手巧, 粑粑可以吃出花樣。用糖炒著吃,甜絲絲,口齒生津;放到面鍋中,吸足了湯汁,鮮嫩爽口;粥鍋里煮的粑粑,軟綿綿,有韌勁,一碗稀飯盛三四個粑粑,就著腌制的蘿卜或雪里蕻,吧嗒吧嗒幾口就吃個碗底朝天,那架勢,一個字——“。進城頭幾年,母親一到臘月底,就捎信叫我回家取年粑粑,我的廚藝也不錯,三種吃飯我得心應手,老婆和女兒嘖嘖稱贊。后來母親也進城了,親戚隔壁偶爾送些來。現在外出務工的多,農村也很少有人家做年粑粑了。幾年都沒有吃到那白如玉、軟如湯圓的寶貝,心有遺憾。
   
年粑粑成了一個揮之不去的記憶,它是家鄉即將失傳的特色食品,它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民俗風情。我的根在農村,我的情在年粑粑。年粑粑代表著團圓,意味著一家人在一起永遠不分離。團團圓圓過大年,吃著團團的粑粑,吉祥如意,幸福美滿,多好啊!

(作者:高岳山,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冶父山鎮鋪崗小學教師)

[1]

關于我們 | 招商合作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 付款方式 | 網站版權及免責申明
皖ICP備11043975 網絡實名: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廬江民俗文化網 版權所有
聯系人: 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郵箱: ljmsw@163.com 技術支持:魅力廬江網

成人黄色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