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大家
聯系人: 廬江縣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聯系QQ: 627593227
電 話: 0551-87339789
標 題
最佳的印象 ——小記民俗學家王賢友
來源:廬江民俗網    發布時間:2015-11-01

       1984年安徽省民俗學會在分管文化的副省長魏心一關心下宣告成立,我榮幸地當選為理事,以后并參加過兩次較有影響的活動。一是1985年在潛山縣舉辦的采風活動,安徽文化界名流歐遠方、陳登科、徐味、白榕等皆參加此行;二是1986年在廬陽飯店召開的澳大利亞民俗專家訪華團和安徽民俗專家代表的交流活動。

      然而,好景不長,由于在市場經濟大潮的影響下,整個社會都著眼于經濟發展,草民百姓則致力于發家致富,對不能興利發財的民俗文化,也就擺不上位置,而任其自生自滅。所以省民俗學會處于這樣的大環境下更是舉步維艱,陷于困境,似乎偃旗息鼓了,停止了活動。

從此我便與省民俗學會失去聯系。直至20年后,在2006年的國慶期間,我忽然接到一位陌生青年的電話,通知我去參加省民俗學會的一個學術年會活動。我在驚喜之余,又感到有些疑慮,因為我曾經見到許多打著各種旗號的什么會、什么院召開什么什么學術研討會等等。都是萬變不離其宗,不是促銷保健品,就是批發“高帽子”,都是想方設法在糊人糊錢。所以,這次也是懷有戒心,猶豫不決。但由于我對民俗文化情有獨鐘,對省民俗學會的深厚感情,便決心前去看個究竟。

當我準時到會,推開會議室大門一看,頓覺眼前一亮,原來在座的省民俗學會的領導成員都是我敬重和熟悉的老領導、老朋友,也都是德高望重的學者、專家,如崔莫愁、歐陽發、卞國福諸位先生。特別是打電話聯系我和熱情接待我的年輕小伙,則是我慕名已久的詩人、作家王賢友,也是當時省民俗學會的秘書長,是這次活動的具體組織者和操辦人。由于這次活動很成功,使我對王賢友留下了最佳的印象。

于是,沉寂十多年的省民俗學會,又復興起來,活躍起來;而且活動及時,活動經常,活動深入。于是,省民俗學會聲名大振,馳譽遐邇,受到學術界和社會上的重視和推崇。

省民俗學會是個地地道道的民間學術團體,既無扎實的官方背景,又無充裕的經濟后臺,全靠自身的作為。這次省民俗學會的重出江湖,大振聲威,正是學會領導班子的大有作為,特別是秘書長王賢友的深入發動,奔走協調,具體操作,功勞大大。我參與過的各種活動,諸如:安徽省首屆春節民俗文化節,安徽省首屆端午民俗文化節,安徽省首屆重陽民俗文化節,以及舉辦的各種學術討論活動。并聯合有關方面開辟了省城首條民俗街——合肥義井路民俗文化街,建立了民俗文化基地,又積極開展民俗進社區、到校園等活動。作為學會年輕的秘書長王賢友在臺前幕后地策劃操作、公關協調、忙前忙后,而且辦的善始善終。

開展豐富多彩的活動,擴大了省民俗學會的社會影響。但王賢友并不以此為滿足,他考慮到要傳承和弘揚民俗文化,首先要發掘已經消失和正在消失的豐富多彩的民俗遺產,然后再加以整理、研究,棄其糟粕,取其精華,弘揚開去。為此,他奔波于合肥周邊地區;奔走于壽縣、池州、六安、巢湖、黃山、天長等處;深入田間、農舍去采風調研。辛勤的汗水終于結出豐碩的成果。他先后撰寫和發表了《民俗與宗教摭談》、《廬州民謠》、《合肥酒俗》、《合肥童謠》等系列民俗文章;并出版了《合肥民謠里的女性》、《老合肥·廬州記憶》、《老合肥·廬州風情》等學術專著;以及參與編寫《蜀山區志·民俗》、《合肥市志·民俗》和《合肥民俗》等地方志書;主編《民俗研究文集》、《鄉音》等民俗刊物。這一切都為安徽省民俗學會打造了閃亮的品牌,他也相應地成為卓有成就的民俗研究專家,被人們贊為安徽民俗學科的燃燈人。受到《人民日報》、《中國文化報》、新華社、安徽電視臺、合肥電視臺及人民網、新華網等多家媒體數十次的專題采訪,成為民俗學界一顆耀眼的新星。

其實,在王賢友致力于民俗文化之前,已經是一位成績斐然的詩人和作家了,他堅持業余時間創作了大量的文學作品,先后發表在《詩刊》、《散文詩》、《青春詩刊》、《讀者》、《前進論壇》、《安徽日報》等刊物上,并被收錄入2004年、2005年、2008年的《中國年度散文詩》全國性選本,產生了較大的影響。1999年,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散文詩集《腳板的行歌》,2008年又由中國文聯出版社推出了他的第二本散文詩集《野火與柔情》。這兩本散文詩集的出版,受到了讀者、特別是青年讀者的贊賞,以及專家學者的好評。人民文學出版社原總編輯、文藝評論家屠岸先生在閱讀過這兩本詩集后稱贊其“視野廣闊,縱的方面往往透視歷史;橫的方面,反映廣袤的祖國大地、城市和鄉村。”他還十分欣賞王賢友的語言,指出:“經過推敲和選擇,達到了精煉。很少多余的話。由于儉省,往往使讀者感到讀一遍不夠,讀兩遍也不夠,必須多讀幾遍才能體會到其中的美和意義。”

正在文學創作上展翅飛翔的王賢友,卻忽然另起爐灶,轉向民俗,轉向日趨衷微的一個冷門。對此,有些人不理解,也有人認為他太傻,還有人勸他要三思而行。

但是,此舉,王賢友卻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說;“民俗學是冷門,文藝創作是熱門,不過,我已經意識到,我們中國需要自己的民俗學。”說到這里,王賢友就有些憤憤然。因為,他見到有些外國學者來到中國,搜集整理許多中國民俗文化資料,回國去著書立說,反而譏笑中國人不知道民俗文化的深遠意義……

這些都刺激了王賢友的民族自尊心,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促使他放下文學創作,走向民俗研究的道路,為國爭光。他表示:“散文詩,我不寫,還有別人去寫;民俗學,我不搞,就很少有人會堅持搞下去,至少當前會是這樣。”

王賢友轉身民俗,還來自對民俗文化的深厚情結,以及蓄聚的扎實基礎。他出生于肥西縣的一個貧寒農家,自幼就受到鄉風土俗的熏陶,飽嘗過農村生活的艱辛,為他的人生百科寫下了豐富一頁。以后,他中專畢業后走入社會,在企業里搞過人事,搞過工會,在平凡的崗位上干了十多個年頭。終因企業改制,職工下崗,又于2003年,開始闖蕩合肥,先是參與創辦安徽省民委主辦的《安徽民族與宗教》雜志,一年后因故停刊。于是,他一面為生活而奔波,一面不懈地讀書與寫作。直至2004年初,他被合肥市文聯主辦的《未來》雜志聘為編輯,生活才得以安定。可喜的是,他在擔任多年的秘書長后,于2013年省民俗學會的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副會長兼秘書長。并由于他跨域學界,成績不菲,已是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國民俗學會會員,中國散文詩研究會理事。

      當然,生活的坎坷與困苦,是人生的不幸,但對王賢友說來,卻是一個促進,不僅豐富了他的閱歷,增長了他的才干,更磨練了他的意志,培養成年輕有為的棟梁之材。正是:

君本農家子,苦練成雜家;

詩文成大雅,民俗著新葩。

 

(本文作者簡介:牛耘。譜名家琰,合肥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員、安徽省民俗學會顧問、安徽省李鴻章研究會顧問、合肥包公研究會理事、合肥三國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合肥市地名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合肥市政協文史委員會特邀研究員等。)

 




2014年11月中旬,安徽省民俗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王賢友(右二)隨同“安徽省作家協會合肥地區會員深入基層采訪團”,由我縣文聯主席盧昌留(左二)和部分在廬省作協會員陪同下,到冶父山鎮鋪崗村采風。

 

 

附:

王賢友1974.2—),字人美,又字去塵,別署由由散人,筆名漂木。安徽省肥西人。現任安徽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委員,中國農工民主黨合肥市委會科教文化委員會委員,安徽省民俗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系安徽省作家協會、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中國魯迅研究會會員,中國民俗學會理事,中國散文詩研究會理事。

迄今在《詩刊》、《讀者》、《散文詩》、《青春詩刊》、《清明》、《散文百家》、《前進論壇》、《安徽文學》等報刊發表文學作品1000余件,作品入選《2004·2005·2008中國年度散文詩》、《合肥文史資料全書》。小傳入編《中國民間文藝家大辭典》、《中外華文散文詩作家大辭典》,主編《民俗研究文集》、《合肥與中國電影》、《竹韻清譚》,編著《合肥市志•民俗》等。

參與創辦《安徽民族與宗教》雜志、《當代財富報·科教文匯》周刊、《鄉音》雜志;策劃、組織“安徽省首屆民俗春節”、“安徽省首屆民俗重陽文化節”等學術活動;獲“安徽省社科聯20042006年度先進工作者”、“中國農工民主黨建黨80周年安徽省宣傳工作先進個人”、“中國農工民主黨合肥市委會2012年度宣傳工作先進個人” 、“安徽省社科聯20102012年度先進社會組織工作者”稱號。接受《人民日報》、《中國文化報》、新華社、安徽電視臺、合肥電視臺等媒體專訪60多次,被譽為:“鄉土的忠實歌者”、“當代安徽民俗學的燃燈人”。

供職于合肥市文聯《未來》雜志社。

 


[1]

關于我們 | 招商合作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 付款方式 | 網站版權及免責申明
皖ICP備11043975 網絡實名: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廬江民俗文化網 版權所有
聯系人: 廬江民俗文化研究會 聯系電話: 13856509078 郵箱: ljmsw@163.com 技術支持:魅力廬江網

成人黄色电影网